图片展示

执政18年的勃列日涅夫如何毁掉苏联

作者: 温伯陵

来源: 温乎

浏览: 16744

勃列日涅夫执政的18年,耗尽斯大林留下的遗产,却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只有数不清的危机。


温乎曰:    

勃列日涅夫执政的18年,

耗尽斯大林留下的遗产,

却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只有数不清的危机。


— 1 —

晚年的斯大林,喜欢年轻俊美的将军。

其实这也是很多领袖的通病。

从个人来说,他们的器官功能已经严重老化,不能承担长久的繁重工作,可内心依然有澎湃的权力欲望,这种身体和内心的绝大落差,导致年轻人成为他们内心世界的投射。

从国家来说,领袖的年龄已经大了,急需培养接班团队,便会挑选一些中意的官员到各种岗位历练,扶上马送一程。

所以老年领袖的身边,往往有一些明眸皓齿的年轻人,而斯大林欣赏的将军之一,就是47岁的勃列日涅夫。

1952年10月,苏共19大召开,斯大林取出一张名单:“可以选入中央主席团的,有这样一些人......”

中央主席团就是以前的政治局。

有斯大林的亲自点名,勃列日涅夫成为主席团候补委员兼中央书记,进入苏联最高权力中心。

斯大林为什么要提拔勃列日涅夫呢?

因为他的履历非常漂亮啊。

勃列日涅夫是乌克兰人,15岁进入工厂做锅炉工,虽然后来读过中专和农机学校,但是他并不喜欢读书,甚至做了苏共总书记以后,每次发言都要照着秘书写的稿子读,有时候还会串行。

相比读书,勃列日涅夫更喜欢打猎和社交,他把这两个爱好保持了一辈子。

不过这并没有阻止勃列日涅夫升迁。

凭借学历和技术能力,分配到工厂不久的勃列日涅夫,应征入伍成为坦克连政治指导员,一年后退伍回到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老毛子的地名实在太长了,但这个地方对勃列日涅夫很重要。

那是30年代后期,大清洗进行的如火如荼,苏联干部要么枪毙要么流放,空出很多位置,需要身家清白的干部顶上去。

勃列日涅夫做过工人、学生、军官,各方面的履历非常丰富,便成为重点提拔对象,经常在岗位上干几个月,就被提拔到更高的领导岗位。

到1940年的时候,34岁的勃列日涅夫,做到主管国防工业的州委书记。而当时的乌克兰第一书记,正是赫鲁晓夫。

换句话说,勃列日涅夫是赫鲁晓夫的嫡系属下,正儿八经的圈里人。

年纪轻轻遇到火箭提拔,够带劲。

但要说他有什么工作成绩吧,也谈不上,甚至终其一生,大家对他的评价其实就俩字——平庸。

不过生活在斯大林时代,平庸就是福气,当然也可以说,恰恰是斯大林的高压政策和铁腕手段,逼迫苏共干部只能平庸度日。

1941年德国军队来了,勃列日涅夫再次转入军队,陆续出任方面军政治部副主任、集群政治部副主任、集团军政治部主任......要是按照职务来说,勃列日涅夫是逐渐下降的,但是在18集团军工作的时候,正好赶上“小地战役”,混到一点战功。

此后说起二战生涯,勃列日涅夫的口头禅是:“斯大林有反击德国,我有小地。”

但是据同事们说,他压根没参加过小地战役。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只要能和小地战役沾边,以后需要宣传的时候,自然可以把其他人P掉。

1943年,第18集团军归乌克兰第一方面军领导,而勃列日涅夫直接听命的领导,依然是赫鲁晓夫。

随着战争结束,赫鲁晓夫把他调回乌克兰,一路做到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委第一书记、摩尔达维亚共和国第一书记,培养起日后非常重要的政治山头,其中一个亲信就是契尔年科。

正是有如此丰富的履历,以及数次机遇登上的平台,勃列日涅夫才能进入斯大林的视线,被最高领袖点名提拔。

可能斯大林想,文可理政武能带兵,此人应该成为接班团队之一。

勃列日涅夫进入主席团不到半年,斯大林去世了,紧接着上位的赫鲁晓夫,也十分看重追随自己多年的勃列日涅夫,1960年提拔为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相当于全国人大委员长。

55岁的勃列日涅夫,成为苏联名义上的国家元首。

再过3年,苏共第二书记病重,做了3年橡皮图章的勃列日涅夫再进一步,成为苏联事实上的第二号人物。

此人真是一生好运啊,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就坐着顺风车爬到苏联权力最高处。

作为回报,勃列日涅夫对赫鲁晓夫特别忠心。

据索尔仁尼琴回忆,有次赫鲁晓夫见知识分子的时候,突然想起一幅油画,想给大家展示一下,就命令勃列日涅夫取过来。而勃列日涅夫作为国家元首,一点怨言都没有,丝毫不觉得给赫鲁晓夫做服务员有什么不妥。

“他拖着肥胖的身体迅速站起来,抱着油画出现在大家面前,那种体态仿佛一只狗熊。”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那是什么样的画风。

赫鲁晓夫对他的态度很满意,觉得勃列日涅夫做奴才,根本不可能影响自己的地位。

可谁知道,这个扮演奴才多年的人,正在私下密谋废黜赫鲁晓夫。

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


— 2 —

苏联高层废黜赫鲁晓夫的原因很简单。

他自从执政以来,一直闹着要改革,这个原本没什么问题。

斯大林体制是一种战时体制,短时间用来积蓄国力效果很好,但是长期使用的话,各种问题就暴露出来了。比如什么计划指导的权力太集中、经济不活跃、人民和干部没有积极性之类的。

当时的苏联干部发现问题,便在斯大林去世后启动改革。

偏偏赫鲁晓夫是个铁憨憨,个人能力只是青铜,却以为自己是个王者,于是不做调查研究,经常一拍脑门就启动一项改革,把苏联折腾的乱七八糟。

具体过程在《赫鲁晓夫和苏联改革》里写过,大家有兴趣可以点进去瞅一眼。

总之,赫鲁晓夫闹腾了10年,得罪了苏联的所有阶层......农民和工人没有实惠不满意、干部对频繁调动和取消特权不满意、军队对裁军和削减军费不满意、甚至不尊重内务部和克格勃,也让特工系统不满意。

大家琢磨良久:“要不废掉他吧。”

其实说到底,废黜赫鲁晓夫,是苏联既得利益集团的反扑,他们的目的是维护以前的特权和利益。

1964年10月,赫鲁晓夫在皮聪达修养,苏联高层却在莫斯科召开秘密会议,部署废黜赫鲁晓夫的计划。商量妥当之后,大家让勃列日涅夫给皮聪达打电话,以中央的名义召赫鲁晓夫回来,说是有些事情需要请示。

赫鲁晓夫骂了一句:“离开我,那些人什么都做不成。”

他回到莫斯科的会议室,大大咧咧的说:“有什么事情说吧,我来做决定。”

勃列日涅夫站起来:“你不尊重集体领导,学斯大林搞个人崇拜,而且脑子不够用,经常做一些错误的决定,所以我们要罢免你。”

其他人纷纷附议。

赫鲁晓夫慌了:“以后我会努力工作的,给个机会吧?”

“不行。”

于是,赫鲁晓夫被迫辞去苏共中央第一书记,成了苏联的退休金领取者,每个月可以领导5000卢布,但是给他保留了克里姆林宫食堂,以及医疗、别墅、轿车的待遇。

做为仅次于赫鲁晓夫的二号人物,勃列日涅夫被选为苏共第一书记,柯西金出任部长会议主席,相当于国务院总理。

勃列日涅夫能上位,原因还是履历。

他是从地方基层一路升起来的,不仅做过州委书记和共和国书记,还以政工干部的身份参加二战,最后又在苏共中央工作多年,各方面历练都很丰富。尤其是多次地方一把手的履历,属于登上高位的必备条件。

而柯西金不一样,他在1938年就进入政府部门工作,几乎没有主政地方的履历,这块短板让他很难得到大家的支持。

既然大局已定,很多事情就要改变。

苏共高层不喜欢赫鲁晓夫的改革,那就统统废掉,于是干部任期制取消了、干部和军官的特权恢复了......

赫鲁晓夫折腾10年,除了在任职名单上留下名字以外,其他什么都没有留下,和几十年后的奥巴马同样命运。

本来要改革战时体制的苏联,再次回到斯大林时代。

所以说,改革这种事情一旦启动就要做到底,要是失败的话,国家会被利益集团反扑,暴露的问题比改革前更加顽固。

这就是熵增的力量。

通过彻底否定赫鲁晓夫改革,勃列日涅夫挽回苏共各阶层的人心,尤其是苏共各级干部特别拥护他,毕竟他是苏共利益集团的代表。

勃列日涅夫也很配合。

他做了一辈子听命令的平庸干部,本来就没什么大理想,唯一的愿望是自己能好好活,别人也能好好活,顺便让苏联平稳的运行下去。

凭借“不作为”的技能,勃列日涅夫团结了大多数干部,这也是他能平安执政18年,并且寿终正寝的真正原因。

因为只有勃列日涅夫在位,其他人才能放手食利,不必担心冒出一个愣头青,扰乱苏共高层的美梦。

但是在享受生活之前,他们还需要搞掉两个人。

— 3 —


他们的第一个猎物,便是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

有一说一,当时的苏联需要改革已经成为共识,唯一的区别是怎么改,有的说可以引入市场经济,有的说必须在计划经济体制内修补。

1962年9月,哈尔科夫工程学院教授叶 · 利别尔曼在《真理报》发表文章,标题叫做《计划、利润、奖金》,主张用经济手段替代行政手段刺激企业生产,企业盈利越多,发的奖金就越多。

而且文章还要求改革企业的计划工作,国家只要告诉企业产量、品种和交货日期,其他的不要管,交给企业自主负责。

利别尔曼的文章引起苏联学界的大地震,很快,苏联各界爆发关于改革的大讨论,到1964年1月才由苏联科学院做出总结:

“利润是工作质量的指标、生产发展和刺激基金的源泉。”

换句话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勃列日涅夫刚上台不久,个人能力也不是太优秀,很多人都把他当作过渡人物,他也做不到命令苏联的一切。何况改革的话题已经讨论两年,不顺从舆论做点什么,也说不过去。

虽然勃列日涅夫说:“改革做什么,我们不需要。”但身体还是很诚实,在1965年通过三项关于改革的决议,准备1966年正式推行“新经济体制”:

1、扩大企业的经营自主权,国家计划只制订大方向,具体怎么办,企业可以灵活调整。

2、实行经济核算制,用利润刺激企业和职工,让国家、企业和职工成为紧密团结的伙伴。

3、实行产品批发价格的改革,让价格最大限度接近产品需要的劳动量,也就是不可以压缩产品价格啦,让企业和职工劳有所得。

原先赫鲁晓夫的农业党委和工业党委,也被合并起来,成立统一的党委会,管理集体农庄和国营农场。

在改革的过程中,苏联还大幅度增加农业投资,从1965年到1982年的农业投资达到4708亿卢布,比前40年的总投资多2.5倍。

而且政府提高了农产品收购价格,1965年到1979年共提价7次,农产品价格涨幅达到60%。

由于改革是政府推动的,所以也叫“柯西金改革。”

最初几年,苏联的经济增长很明显,不仅遏制住经济增长速度下滑的趋势,1966年到1970年的年均增长率达到7.4%,这个数据已经很不错了。

眼瞅着苏联要复兴,东欧那边出事了。

1968年1月,捷克斯洛伐克爆发政治民主化运动,有点反对苏联控制、并且抛弃社会主义制度的意思。

当时是冷战对抗的时候,一城一地的得失都有可能导致失败,甚至引起东欧的格局变化,所以苏联不能容忍捷克斯洛伐克离家出走。

8月20日,苏联和华约国家组成的20万军队,武装进入布拉格,逮捕反对派领袖杜布切克,几十万捷军全部投降。

捷克斯洛伐克就像离家出走的孩子,还没走出10里,就被家长抓回去打屁股。

但是捷克斯洛伐克的政治运动,也给苏联上了一课:

“千万不能放松管理啊,要不然离家出走的孩子越来越多,社会主义阵营不就散架了嘛?”

而且苏联高层担心,如果西方的政治民主运动经过东欧,一路传到苏联怎么办?

于是,以勃列日涅夫为首的苏联既得利益集团,越来越排斥任何学习西方的改革,只有坚守斯大林留下的遗产不动摇,才能保护苏联的胜利果实。

或者说,保护苏共高层的胜利果实。

事件平息不久,苏共开始批判捷克斯洛伐克的改革,其中就包括“市场社会主义”政策,柯西金主持的改革成为国内的活靶子,被逐渐停止。

1971年,苏共不允许说“改革”这个词,开始用“完善”替代。

改革的意思是以前有问题,需要做出改变,而完善的意思是以前没有问题,只需要在旧框架上修修补补就可以了。

两字之差,意义大了去。

由于推行的政策失败,柯西金也失去党内话语权,成为勃列日涅夫领导下的一枚员工。

而已经得到自主权的企业,变得更没有效率,它们不断降低产品的质量,换取国家高昂的收购价格,这中间的价差,便是旧制度利益集团的利润。

所以苏联才会出现卫星可以上天,家里的电视机却经常爆炸的奇观。

因为苏联企业根本不需要保证质量,只需要按时交出产品就行,人民能不能用,关企业什么事,反正企业领导不买国货。

苏联最后一次复兴的机会,没了。

他们的第二个猎物是谢列平。

谢列平是斯文的知识分子,在1952年出任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此后又在赫鲁晓夫时代做到克格勃主席、中央书记,1962年赫鲁晓夫成立党和国家监察委员会,然后交给谢列平领导。

这个监察委员会可不得了,不仅可以监督党和政府的部门,甚至可以监督军队和克格勃,而且只要发现有人犯错,可以立刻展开调查,进行处罚。

可以说,这是一把悬在所有人头上的利剑。

谢列平也成为苏联有数的权势人物。

废黜赫鲁晓夫的时候,谢列平才47岁,麾下收拢了很多共青团出身的干部,崛起势头之猛烈,未来前程之光明,可谓是天之骄子。

但谢列平是主张用“铁腕”整顿秩序的人,对于斯大林去世后的很多事情,他都看不惯,而且还要提出激烈的批评意见。

那么请问,他想用铁腕整顿谁?

还不是那些想保持现状,在斯大林体制内坐享其成的人嘛,这种激烈的作风,导致谢列平得罪了掌握实权的老干部们。

而且谢列平麾下的共青团干部们,也是些愣头青,他们自诩是有能力有知识的明日之星,根本看不起勃列日涅夫,经常私下讨论:

“谢列平很快取代勃列日涅夫,做苏联的最高领导人。”

所以,勃列日涅夫也对谢列平有意见。

毛教员说,政治就是把自己人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

谢列平和共青团干部们的搞法,不仅没有把自己人搞得多多的,反而把大部分苏共实力派都推向对立面,倒台是迟早的事。

1965年12月,勃列日涅夫在开会时说:“党和国家监察委员会,应该改名为人民监察委员会,并且不能让中央书记和部长会议副主席兼任,同意的举手。”

他都说话了,谁还能不同意呢。

于是,人民监察委员会降低级别,退出权力机关的行列,谢列平也被解除最重要的权力,以及部长会议副主席职务。

谢列平出局。

再过两年,谢列平的亲信——克格勃主席谢米恰斯内下台,新任克格勃主席是安德罗波夫。

那些共青团出身的干部,纷纷离开重要领导岗位,到其他部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自此,勃列日涅夫剪除政敌,坐稳苏共总书记的宝座,而以他为中心的苏联既得利益集团,叫停改革扼杀国家进步的希望。

他们将趴在苏联的躯体上,上演一场末日狂欢。


— 4 —


我们之前说过,勃列日涅夫上台的第一件事,就是废除党代会改选三分之一成员的规定,间接恢复了领导干部终身制。

而且勃列日涅夫是个好人,没错,温和的好人。

他从来不严厉要求属下,即便干部犯错误,他也只是稍微批评两句,很快就能在异地官复原职。

制度保证+领导温和,造成的结果就是干部有恃无恐,把地方和部门打造成自己的独立王国,而他们就是独立王国里的国王。

叶利钦曾经回忆:“苏联州委书记的一句话,就是不折不扣的法律。”

于是在勃列日涅夫时代,苏联干部的特权泛滥成灾,没有任何部门可以监督他们,当然也可以说,监督部门也加入既得利益集团了。

既然一辈子能做官,还没有丢掉权力的风险,甚至没有人监督,那他们还怕什么?

这种环境,一头猪都能飞上天。

狂欢是从勃列日涅夫开始的。

他在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摩尔达维亚共和国、哈萨克共和国等地工作多年,有很多同事和属下,出任苏共总书记以后,感觉要保护权力地位,必须提拔自己人。

来自第聂伯罗的谢洛科夫做了17年内务部长、吉洪诺夫出任部长会议主席、格鲁舍沃伊一跃而成上将......那些早年间认识勃列日涅夫的人,基本都鸡犬升天,即便因为能力不足以掌权,起码也能保证级别够高。

来自摩尔达维亚的茨维贡,做到大将和克格勃副主席,契尔年科则升迁为办公厅主任,管理一切机密文件和档案,后来谁想见勃列日涅夫,必须经过契尔年科。

契尔年科就是苏共的大内总管,这份权力重不重,大家都心里有数。

在莫斯科没有派系的安德罗波夫,也被勃列日涅夫网罗起来,任命为克格勃主席,替他掌握另一条战线的大权。

他的儿子尤里啥本事没有,年纪轻轻就是外贸部第一副部长,女婿丘尔巴诺夫只用10年时间,就从小职员做到内务部第一副部长。

整个苏联成了勃列日涅夫的家天下。

紧接着便是苏联高层和中层。

他们不能和勃列日涅夫一样搞家天下,那就努力捞钱呗。

从1965年起,复辟成功的苏共干部彻底放飞自我,大规模在郊外建别墅,并且利用职权把单位的轿车化为己有,于是他们成为常年住在郊外的特权阶层。

那他们的工资够吗?

不够,但是苏共干部的花销完全免费。

只要按时上班,就可以享受丰盛的一日三餐,而且有数百页厚的食品手册,供他们选择,吃不掉还可以带回家里囤起来,而城里的人民想吃一根香肠,都要排几百米的队伍。

其实吃喝不算什么,苏共干部的腐败才是重头戏。

比如谢洛科夫在17年内务部长任内,贪污了不计其数的别墅,其中一个别墅里,名贵地毯就铺了7层,床下堆满了名贵油画,因为实在没地方放。

他每年给家里女性买花,就要花掉不到2万卢布,而他的工资每月只有几百卢布,当然,谢洛科夫的花销都是记在内务部账上的。

一人如此,其他人可知。

当苏共干部尝到贪腐的甜头之后,完全停不下来了,但是勃列日涅夫已经拥有绝对权力,他们想继续趴在苏联身上吸血,唯一的办法是和勃列日涅夫保持关系。

那么贿赂就不可避免。

有次勃列日涅夫到阿塞拜疆访问,那个共和国的第一书记送出一份大礼:纯金打造的半身人像。另外一次去格鲁吉亚考察,收到一套纯金的茶炉。

1982年,勃列日涅夫再次访问阿塞拜疆,收到一条有16颗宝石的项链,中间最大的一颗被雕刻成勃列日涅夫的肖像,其他15颗围绕其间,象征15个苏联加盟共和国。

这次送礼最魔幻的地方是,光明正大的上电视了......贪腐到这种程度,也是活久见。

如果说勃列日涅夫是苏联的大帮主,那么其他高层就是小帮主,他们向勃列日涅夫贿赂,更低一级的干部必然要向他们贿赂。

比如想做区委书记需要20万卢布、共和国内务部长10万卢布、警察局长5万卢布,问题是他们的工资也不高啊,钱哪来的?

还不是搜刮穷鬼的钱嘛。

就在苏联人民艰苦度日的时候,苏共干部却在挥霍民脂民膏,早年间的军民鱼水一家亲,已经变成冰火两重天。

至于最基层,则有2400多个黑帮组织,做一些走私和黑恶势力活动,基层党组织被渗透的千疮百孔。

这些事,勃列日涅夫知道吗?

当然知道。

那他为什么不管?

他管不了,也不想管。

从本质上来说,勃列日涅夫的上台,就是既得利益集团的复辟,他知道改革的后果是个人不得好死,国家有颜色革命的危险。他能做的就是和既得利益集团一起,守住苏联的一亩三分地。

而这个立场,导致他没有意愿更没有动力整顿,更何况,他才是苏联旧体制的最大受益者。

说到底,勃列日涅夫只是一个代表。

他代表既得利益集团执掌苏联,也代表曾经吸引世界目光、和太阳一样辉煌的苏联帝国,落山前的最后一抹余晖。

所以......苏联亡国冤不冤?

从国家方面来说,苏联曾经是人类最崇高的理想,亡国确实冤。但是从苏共来说,亡党亡国一点都不冤。

很多人说,如果没有戈尔巴乔夫瞎折腾,苏联和苏共还可以再生存几十年。

但苏联的问题不在于领袖是谁,而是结构性矛盾导致的体系崩溃。

如果不能修正斯大林的战时体制,让其更符合和平年代的发展方向,那么再苟延残喘几年,又有什么意义呢?

无非是棺材上的钉子,什么时候敲下去而已。

还是喜欢这时候的苏联


— 5 —

柯西金的改革停止以后,苏联经济依然挺好,可这绝对不是说苏联没问题,而是因为1973年爆发了石油危机。

油价在短时间内飙升20倍,苏联在原有油田之外,又在秋明州开采了油气田,海量的石油和天然气向欧洲出口,给苏联带来难以想象的财富。

于是,改革失败带来的经济问题被淡化,反而让勃列日涅夫等高层认为,苏联根本没毛病,现在的经济这么好,更加体现了计划经济的优越性。

但苏联真的有病啊。

从石油危机爆发的1973年起,苏联成为粮食进口国,每年需要进口3000万吨左右的粮食,而多年前的沙俄帝国可是粮食出口国。

那问题出在哪里?

再过几年,苏联为了提高收入,不得不增加酿酒税。以老毛子爱喝酒的习惯,确实给国家贡献了不少收入。

到80年代初期,苏联的年经济增长率只有3.3%,如果去掉酒水和油气价格上涨的部分,苏联经济根本没有增长,也就是停滞了。

世界变化多快啊,苏联经济停滞,欧美国家却在一日千里的增长,国力差距可不是急速扩大嘛。

所以别看7、80年代的苏联在国际上咄咄逼人,其实家底是非常脆弱的,稍有风吹草动,就能打破这种平静的日子。

很快,动摇国本的事情来了,而且是苏联自己找的。

1979年,为了维护大国的霸权,苏联入侵阿富汗扶持亲苏势力,从此陷入10年战争泥潭,保守估计耗费1000亿美元。第二年的莫斯科奥运会,花费90亿美元。

以苏联脆弱的经济结构,这些钱几乎把老底掏空了。

而此时离勃列日涅夫去世,只有不到两年时间。

其实他在1974年就中风了,完全没有任何工作能力,只是因为他代表着苏共干部的利益,才被大家坚持留在总书记的职位上。

只要他能继续做吉祥物,其他人就无所谓,他们害怕的是改变现状。

每次召开工作会议,所有参会者的桌上,都有一份秘书写好的讲话稿,他们照着念完就不再提出意见,勃列日涅夫也念完讲话稿,然后大家心有灵犀的走出会场,继续千篇一律的生活。

有时候,勃列日涅夫会念的串行,大家也习惯了,他便尴尬的向大家看一圈:“不好意思,念错了,重新来。”

堂堂苏共中央开会,搞的像小鲜肉不背台词只会说123似的,想想也挺无趣。

1982年11月,勃列日涅夫去世。

他执政的18年,耗尽斯大林体制的最后潜力,却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遗产,只有数不清的危机:

平均年龄70岁的苏共政治局委员、平均年龄68岁的中央书记们、为了安排职位而扩张3倍的臃肿党政机构、近千万不用换届的党政干部。

死气沉沉的经济和财政,全靠卖石油和天然气吊着一口气。

近500万享受特权的利益集团。

莫斯科的一群老年病夫、100多家低价出售进口奢侈品的特供商店,以及专门为高层购买特供商品修建的地铁2号线。

11月15日,安德罗波夫主持追悼大会,把勃列日涅夫葬在克里姆林宫的墙边。

去克里姆林宫的路上,总共有44人托着天鹅绒垫,摆满勃列日涅夫心爱的200多枚勋章。

凛冽冬日,寒风萧瑟。

那些步履蹒跚的背影,像极了一个帝国的黄昏。


参考资料:

勃列日涅夫时代     列·姆列钦

勃列日涅夫时期的政治体制倒退     陆南泉

勃列日涅夫时期的干部制度     陈联璧  吕强

勃列日涅夫时期前苏联领导干部的腐败现象     李华

勃列日涅夫是扼杀改革的卫道者     黄苇町

关于勃列日涅夫时代的苏联:盛极而衰的年代   凤凰网

勃列日涅夫时期的苏联:为何经济全面停滞?     经济观察报

客观评价勃列日涅夫:稳定和停滞时期的总书记     奥列格 · 叶戈罗夫

苏联因何丧失改革良机——勃列日涅夫时期利益集团和苏联兴衰     黄立茀

分利集团如何搞垮苏联社会主义——勃列日涅夫时期利益集团和苏联兴衰     黄立茀


执政18年的勃列日涅夫如何毁掉苏联
勃列日涅夫执政的18年,耗尽斯大林留下的遗产,却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只有数不清的危机。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1
广告 品牌推广

部分文章系网络转载,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与交流信息,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声明】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搜索

—— 更多精彩视频 ——

About 关于  |  Team 团队  |  Join 加入  |  Cooperation 合作

闻道中国 融媒体资讯云享门户

© Copyright 2020-2030 WiNDOW. All Rights Reserved.

WINDOWAPP.CN

湘ICP备17017257号-4

湘公网安备 43010502000719号

  

 

WiNDOW 闻道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