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武鸣:”鸿桉“ 玩失踪17年,能回来吗?

来源: 闻道中国

浏览: 7458

“植树造林,绿了荒山,富了村民!”这是一份广西武鸣县府城县渌韦村渌韦屯,于2000年签订的50年承包150公顷的林地合作协议,“你出技术,我们出林地,一起合作共赢致富。”但在历经了漫长的20年共同合作里,全屯30多户160位村民每人每年仅分得合作造林收益125元。

随后,渌韦屯的全体村民将“广西鸿桉林有限公司”(简称鸿桉)告上了当地法院,要求解除相关合约的时候,却发现“鸿桉”公司竟然是一个没有资质造林的“皮包”公司,而且有预谋、有计划的实施合同诈骗,私下伪造“村委会同意转让”书面报告,并虚假添加承包造林面积540公顷,然后再次将承包林地使用权转手给其它公司。于2003年前早已因其它违法行为被吊销了营业执照,现如今公司法人代表已“跑路”美国,但这个合同协议却一直延续至今仍未解除。

林地承包权成“猪崽”  3个月不到就被卖了

峰林连绵,桉树茂密,翠竹摇曳,流水潺潺鸟语花香---这里是广西武鸣县府城镇渌韦村渌韦屯。渌韦村座落在重叠连绵的群山里,泥土坡较多,不适合大量种植水稻。2000年5月,渌韦村渌韦屯组长韦仕运为了能够带领全体村民们一起发家致富,经5名村代表协商讨论一致同意与广西鸿桉林贸易有限公司(简称鸿桉公司)签订一份《广西桂嘉(中外)合作造林项目林地使用权转让合同书》(简称造林协议),将本村渌韦屯2组的集体150公顷的林地使用权承包出去,与该公司一起共同合作造林,并备案至府城镇政府及林业部门。

然而,与鸿桉公司造林合同签订后,渌韦屯村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猪崽”被鸿桉公司给卖了,直至2013年7月因鸿桉公司违背合同条款约定,长期丢荒600余亩,被渌韦屯村民告上了法庭后,一些真相才慢慢地被披露出来。

就是这一起官司,让渌韦屯人走上了17年的诉讼之路,致使本来就贫困的村民们,更是雪上加霜。

2013年3月,渌韦屯村民发现与鸿桉公司合作合同签订后,尚有600多亩一直被丢荒。在该公司运营期间,经历了两次轮伐,未经与村委代表商讨作价,砍伐面积一次比一次少,砍伐的木材收益越来越少。为此,本村民们对于鸿桉公司的合作行为开始产生了质疑。

为了解除心中的疑惑,渌韦屯2组的村民代表于是向南宁市政府信访局投诉,并于2013年3月18日到南宁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查询,获悉该公司于2003年8月18日因其他违法行为已被有关部门吊销营业执照。

工商部门查询的结果,让渌韦屯村民大跌眼镜。而且,当时在签订的合同时,条款里还着重提出了鸿桉公司在取得150公顷林地使用权后,再转让给广西桂嘉林业公司进行技术造林,签订林地使用权转让为二级合同。鸿桉公司必须将该林地使用权投入中外合作广西桂嘉林业有限公司(简称桂嘉公司),营造工业原料林及用材林,期限为50年。

随后,渌韦屯村民代表也前往桂嘉公司了解其与鸿桉公司之间合同与合作关系,同样得到意想不到的结果:关于广西南宁鸿桉贸易有限公司与武鸣县府城镇渌韦村渌韦村民小组于2000年10月18日签订的《林地使用权转让合同》中将林地使用权投入中外合作广西桂嘉林业有限公司经营一事,我公司作如下声明:公司目前没有在上述合同所列林地上经营。

租赁林地使用权的鸿桉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合同约定转让给桂嘉公司进行植树造林的却不按照约定履行,这是什么原因呢?鸿桉公司是个什么公司?是否有资质和技术承包大量林地开发造林?桂嘉公司又是什么公司?为何鸿桉签订租赁林地时却要把桂嘉公司拉扯进来?

“当时是镇政府的人牵头筹合此事的,还来村里动员大家签协议。由于相信镇政府会带领我们致富,村民们毫不犹豫的表决一致同意将150公顷集体林地使用权出租,增加村民个人收入。”渌韦屯村民韦荣彪说,当时,我们从镇政府那里仅了解到桂嘉公司的大概情况,知道桂嘉公司是一家中外合作企业,如果有这个技术公司加入,可以保证在技术上能够将造林收益翻倍提高。至于鸿桉林贸易有限公司,我们并不了解,因为是镇政府介绍的,我们没有去怀疑。

在3份1995年的有关部门批文中显示,桂嘉公司是于1995年1月4日,广西林业厅营林开发中心与香港嘉汉木业集团有限公司拟在广西南宁组建中外合作广西营林有限公司,由林业厅提供有限土地使用权、先进技术和经营管理,港方提供外币现金、技术顾问和整地所需生产机械,合作营造10万公顷桉树速生丰产原料基地林。

1月20日,广西区计划委员会批复同意广西营林开发中心与香港嘉汉木业集团有限公司合作。

同年7月14日,广西区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批复同意备案《关于要求成立中外合作广西桂嘉林业有限公司的函》。

在这3份有关部门批文中显示,整个广西合作营造10万公顷桉树速生丰产原料基地林的项目实际上是广西营林开发中心与香港嘉汉木业集团有限公司之间的合作。

那么,在这个项目实施过程中,为何又牵扯出这个毫无关系的鸿桉公司,并以其为主体,牵头和村民们签订租赁林地协议合同呢?

2013年10月,武鸣县府城镇渌韦村第2村民小组全体村民向武鸣县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诉状,向法院提出要求解除与鸿桉公司于2000年10月13日签订的《林地使用权转让合同》(一级合同)。解除合同的事实和理由是:与鸿桉公司签订合同后,虽然有人进入林地经营,但尚有600多亩的林地一直丢荒,无人种植。期间,迄今两次轮伐,鸿桉公司未经与出租方商讨作价。随后,渌韦村委接收到了出租林地砍伐面积第一次1600亩,第二次740亩的木材收益回报。由于没有经过双方确认,砍伐面积一次比一次减少,对于鸿桉公司的单方面毁约的行为,存在虚报砍伐面积,严重损害村民集体的利益。在村民代表查询该公司经营情况时,发现该公司已经因其他违法行为,早在2003年前就被有关部门吊销了执照。而且没有按照合同履行与桂嘉公司签订二级合同,这是有预谋的欺诈出租方,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霸占村集体大面积林地用于谋取私利。

村民质疑  承包150公顷为何变成690公顷?

鸿桉公司是什么样的一个公司?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来头,由它牵头租赁集体林地再转租给中外合作的桂嘉公司,而不是广西营林开发中心直接租赁后再与桂嘉公司合作造林?

在一份早已过时的工商注册登记中显示;广西南宁鸿桉林贸易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万元人民币。经营范围为原木、板方材、人造三板、竹材、竹木制品等等,注册住所位于安吉路一小区内。

“一个注册资本这么少的公司,竟然能承包广西区内上万亩的村集体林地,而且还不需要出资一分钱!真是典型的欺诈行为‘空手套白狼’稳赚不赔。”渌韦屯70多岁的村民李乃贤讽刺的说,村代表了解到鸿桉公司情况后回来讲述,村民们都目瞪口呆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当渌韦屯全体村民将鸿桉公司告上当地法院后,却又得到另一个消息;诉讼期间,鸿桉公司又提交了另一份转让合同协议,证明其已将渌韦村的集体林地使用权已转让给了广西区营林开发中心。

据鸿桉公司提供的证据清单显示:2000年11月1日与广西区营林开发中心签订的转让合同;渌韦村3个小组代表的签名;武鸣县林业局2000年11月21日关于《林地使用权转让合同书》登记的批复;武鸣县人民政府2000年11月21日关于《林地使用权转让合同》的审核意见;还有一份2006年8月15日府城镇渌韦村的承诺书,签字落款只有村民代表韦仕运原组长一人。

针对鸿桉公司提供的证据,却遭到了渌韦村民们的质疑:广西区营林开发中心为何不直接与渌韦村签订租赁集体林地?当时1995年,广西区林业厅拟将广西区营林开发中心与香港嘉汉木业有限公司合作、组建中外合作广西桂嘉林业有限公司,由广西营林开发中心提供土地使用权、经营管理,香港嘉汉木业有限公司提供资金、技术等一起开发桉树资源。但现在却出现一个“皮包”公司牵头租赁渌韦村的集体林地,再转让被广西区营林开发中心承包,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黑幕?甚至桂嘉公司发布声明表示没有在合同所列林地经营过。

鸿桉公司在承包渌韦村2组150公顷的林地后,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就转手倒卖了转让权,并约定了29%的收益。除了承包包渌韦村2组150公顷林地,转让给广西区营林开发中心的合同协议里却擅自增加了渌韦村渌暗屯380公顷、渌恭屯160公顷的林地。但上述这两个村屯并没有与鸿桉公司签订任何租赁林地合同,也没有任何合作造林项目协议。鸿桉公司与广西区营林开发中心签订的转让合同,为何虚假多出了540公顷的林地?

为此,渌韦村村委会还出具了一份声明:韦村村委会没有涉及鸿桉公司与广西区营林开发中心签订的转让合同,也没有参与任何转让的手续流程。

除此之外,渌韦村村民还了解到鸿桉公司同样以“转让给广西桂嘉林业有限公司”的名誉,在广西区乡镇里陆续签订“造林”项目协议。

“签订如此大面积的造林项目,是不是涉嫌骗取造林补贴?”渌韦村村民提出了质疑。

“申请造林补贴必须有完善的手续,但还要看当地林业的指标待定。曾经广西林业部门的某个主要负责人因违规违纪,被中纪委严厉查处后引起了业界的轰动,当时的一些腐败现象也成了历史遗留问题。”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有关部门官员说,要想知道自己的林地是不是被别人冒领造林补贴,可以去当地的监管部门查询。

被吊销的鸿桉公司  至今仍有29%的收益?

渌韦屯全体村民将鸿桉公司告上当地法院。2013年7月15日立案,直至2014年9月1日一审结案宣判渌韦村村民败诉。

此后,历经了漫长的17年时间里,渌韦村第2组村民仍走在诉讼的道路上没有停止。

对于鸿桉公司转让给广西营林开发中心(后更名为广西绿辰科技有限公司)后因其他违法行为被工商部门吊销了营业执照,但至今其合同仍未作废,仍继续持有29%的收益。

“这起案件明摆着钻法律的漏洞,就是一个典型的经济诈骗套路!迫使你们走司法程序打合同官司,但却赢不了,赢了也没钱赔,因为第一手签订合同的老板早就跑路了。这个鸿桉公司在广西区内还牵扯到很多个与村民签订的承包合同,同样以此手法蒙骗村民。”一名做木材生意的黄老板说,我们去宾阳、大唐等乡镇收购木材时,就听说过这个鸿桉公司。“其实,早就有预谋策划实施的,这其中应该牵扯到有关监管部门的腐败。”

历经将近20年漫长的造林合作,渌韦屯签订的150公顷的承包合同协议仍在进行着,造林过程中经过两次砍伐收益,全屯30多户,160位村民,至今每人每年仅分得合作造林收益125元。

这些集体林地可是整个村民们的命根子。没有了种地的靠山,他们将如何生存下去,如何脱掉贫困帽子奔小康?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9年10月,广西绿辰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绿辰公司)又将渌韦屯成林的林地砍伐权,转卖给了府城镇进源村的木材老板李某。

随后,李某带人开着钩机进入渌韦屯的山林里砍伐成材的林木。进山的钩机声引来了观望的村民,在得知有人要砍伐有争议的林地后,渌韦屯的李乃安、韦荣生、李乃贤等留守老人,以“法院已判决存在合同纠纷,事实未清楚之前,应停止砍伐”为由,出面劝阻了这些人砍伐。其实,绿辰公司委托他人砍伐渌韦屯林木的事情,于2019年10月14日上午在武鸣区府城镇政府会议室召开了沟通会。当时,渌韦屯代表们就极力反对进山砍伐,因为由于承包集体林地仍在上诉阶段,情况未定,而绿辰公司上次砍伐也未支付收益款。

“在2018年南宁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涉案过程中,武鸣区府城镇林业站就张贴了采伐许可事项审批公示,明知道渌韦屯的林地承包存在争议,而武鸣区有关部门还给予绿辰公司办理部分采伐证,这已经严重侵害到我们的利益。”村民韦荣彪说,当时我们一直理性的劝阻,劝阻过程中没有辱骂、恶意拦路和肢体冲突。而且,他们无证砍伐存在争议的林地,我们有权利和义务去劝阻。


武鸣:”鸿桉“ 玩失踪17年,能回来吗?
“植树造林,绿了荒山,富了村民!”这是一份广西武鸣县府城县渌韦村渌韦屯,于2000年签订的50年承包150公顷的林地合作协议,“你出技术,我们出林地,一起合作共赢致富。”但在历经了漫长的20年共同合作里,全屯30多户160位村民每人每年仅分得合作造林收益125元。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0
广告 品牌推广

部分文章系网络转载,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与交流信息,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声明】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搜索

—— 更多精彩视频 ——

About 关于  |  Team 团队  |  Join 加入  |  Cooperation 合作

闻道中国 融媒体资讯云享门户

© Copyright 2020-2030 WiNDOW. All Rights Reserved.

WINDOWAPP.CN

湘ICP备17017257号-4

湘公网安备 43010502000719号

  

 

WiNDOW 闻道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