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来源: 产融人士 起点财经

浏览: 3163

此次“三文鱼”事件,折射出的人间万象其实还有很多,在此不能一一列举,谨用微博上一句著名的段子总结:三文鱼不会怨恨人类污蔑它,只会开心地和穿山甲一起庆祝。

就在全国人民抗击新冠的关键时刻,6月12日深夜,北京爆出一条“大新闻”——京城最大的海鲜市场新发地,检测发现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有新冠病毒!在这个内防扩散,外防输入的节骨眼上,这样一则消息,用“重磅炸弹”形容一点都不过分!

一时间,“始作俑者”新发地市场被关闭,很多地方火速将和三文鱼相关的产品全部下架,全社会谈三文鱼色变,紧张气氛不亚于疫情初起时期对蝙蝠的态度。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图】被全部封闭的新发地市场(图片来源:中国日报)

“重磅炸弹”对市场的的影响刚开始,就有商户因取消订单造成的损失高达几十万元。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数,传染病专家,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提醒公众“没有证据表明病毒能够在鱼身上复制,也就是说三文鱼本身作为病毒载体的可能性非常小,更应该关注的是砧板,它是重点关注对象,也是溯源的关键”。

但三文鱼“人人喊打”的局面似乎并没有得到根本缓解。我们现在难道连三文鱼也不能放心吃了么?而这个突发的“黑天鹅”,又会不会打击周一的三文鱼相关概念股?下面我们就来详细梳理下三文鱼这个庞大的产业,和这次突发事件可能给产业带来的影响。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虹鳟、三文鱼、鲑鱼、大西洋三文鱼

……到底什么关系?

现在的进口三文鱼“人人喊打”到什么程度呢?网上流行的一则段子似乎能说明问题:原本将国产虹鳟当作进口三文鱼来卖的日料店,现在也站出来承认自

己以前发布的是虚假信息!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那么,为什么国产的虹鳟鱼,会被当成进口三文鱼出售?两者到底什么关系?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事实上人类不是鱼,记忆力也不止七秒,因而一定会记得,就在两年前,行业曾经爆发过一场“虹鳟是不是三文鱼”的大辩论,由此导致行业标准的修订,更是让广大行业外消费者看得云里雾里。很少有人想到——三文鱼,已经是一个有着千亿元规模的产业,事关无数人的利益,而有利益的地方必然会有江湖!

其实三文鱼的名称混乱,远远不止体现在“虹鳟”上!市面上各种“大西洋三文鱼”、“挪威三文鱼”、“大马哈鱼”、“虹鳟”等等,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三文鱼?且听一一道来: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所谓“三文鱼”,其实是粤语salmon的英译,而它的正式中文学名,其实应该叫鲑鱼!

根据产地不同,鲑鱼可以分为“大西洋salmon”(大西洋鲑),后者“太平洋salmon”(太平洋鲑)的称呼。在英文的语境里,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叫做“salmon”。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图】两者长得很像,但毕竟不是同一个物种(图片来源:网络)

在中文语境里,所谓“真正的三文鱼”其实指的就是鲑科鲑属的大西洋鲑,而由于挪威位于北大西洋,而且是全世界最大的大西洋鲑生产地,因而它的商用名通常为“挪威三文鱼”。在中文里,大西洋鲑以外的各种“XX三文鱼”有一个更通俗的名字——大麻哈鱼(或音译为大马哈鱼)

除大西洋鲑外的其他salmon,任何用英文名或产地给它们加上前缀,就变成了我们看到的“帝王三文鱼”、“红三文鱼”、“阿拉斯加三文鱼”等等。不过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由于salmon是冷水鱼类,因而它们都生活在纬度较高,水温较低的海域,属于海洋中的“冷美人”!

这些顶着“三文鱼”之名的太平洋鲑们尽管味道也相当不错,有些市场价格甚至还高于大西洋鲑——例如近年炒得很火的“新西兰帝王鲑”便是,甚至还被称为“三文鱼里的劳斯莱斯”。但从科学概念上而言,和大西洋鲑并不属于同一物种!

下面这张图,就用最简洁明了的方式,表示了各种三文鱼间的区别!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图】一张图说清各种三文鱼的关系(图片来源:网络)

上面这张图里的“淡水三文鱼”,就是有着很大争议的“虹鳟”!

虹鳟是太平洋鲑属的一种鱼类,通用英文名是rainbow trout,所以“Salmon”通用名概念中,虹鳟被排除在外了!而“Trout”对应的概念是“鳟鱼”,指的是太平洋鲑属和鲑鱼属的鱼中,生活史全部于淡水中完成,没有跨盐度洄游行为的一个类群。

虹鳟鱼肉与三文鱼唯一一点相似的地方可能是——肉的颜色差不多!虹鳟引进国内养殖后,产量很高,供大于求,价格比三文鱼低很多,其中的利润空间不言而喻!

以某电商平台一组销售数据为例:法罗群岛进口冰鲜三文鱼400g售价为117元,而青海龙羊峡养殖虹鳟300g售价为89元,但二者水产批发价格相差近一倍,进口三文鱼每斤在50-80元左右,虹鳟则只有30-50元。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图】虹鳟鱼和三文鱼生鱼片区别(图片来源:网络,不做比较依据)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虹鳟鱼是淡水鱼,含有寄生虫的概率较大,因此不管商家说得多么天花乱坠,都不建议生食!

说完了各种三文鱼的区别,我们可以得到一条结论——“大西洋鲑”是最“正统”的三文鱼!因此下文的三文鱼如无特别说明,均指大西洋鲑!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冰鲜崛起,冷冻踏步:

国内外三文鱼产量和消费

相信很多人对三文鱼的理解,是从刺身开始的——而刺身乃至整个三文鱼在国内的流行,也就是本世纪以来的事情。而伴随着国内接受程度的日益加大,近年来全球三文鱼的产量也在稳步上升。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据2019年的一份报告数据显示,近年来,三文鱼产量一直在稳步增长,与2018年的增长相比,2019年和2020年全球三文鱼的产量增长预计依然保持在5%-6%之间,挪威和智利通常在夏季产量的幅度最大(夏季是捕鱼的最佳时节)。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图】挪威和智利三文鱼产量在夏季增加幅度最大(图片来源:海鲜指南)

但全球三文鱼最大生产商之一美威(Mowi)发布的《三文鱼养殖产业手册2020》则认为,目前三文鱼养殖业已经达到生物生产水平上限,2023年三文鱼产量年增长率将下降至3%——就在2019年,全球养殖三文鱼产量约230万吨。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图】全球三文鱼产量料将放缓(图片来源:美威)

2019年,挪威三文鱼平均养殖成本为EUR 4.01/kg(2018年成本为EUR 4.00/kg),折合成人民币约30元/kg,对比 饲料成本占40%以上,全球三文鱼饲料产量约440万吨。

在市场方面,虽然欧洲和美国仍是最大的三文鱼消费市场,但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增长速度远高于传统市场,过去十年,人均三文鱼消费量增加了7%。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图】全球主要市场三文鱼消费量增速(图片来源:美威)

尽管中国占全球三文鱼消费体量并不大,但是近年来中国市场巨大的消费潜力吸引了以上主产国在中国布局市场,中国市场已经嵌入了全球三文鱼大局中。2019年中国大陆进口了6万7千吨左右的冰鲜养殖三文鱼,这些三文鱼主要来自挪威、智利、法罗群岛和澳大利亚。比2018年(6万多吨)增长了不少,这证明了中国大陆的冰鲜三文鱼市场仍保持着较快的速度增长。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图】2012-2019年各国对华冰鲜三文鱼输出量(图片来源:八鲜过海)

在2013年以前,挪威曾经是对华三文鱼第一大进口国,但2014年,由于挪威出口的三文鱼中“被检测出具传染性的三文鱼贫血症(ISA)病毒以及其他变体”等原因,中国禁止了挪威三文鱼的进口,从该年开始挪威失去了中国最主要的三文鱼供应国地位。

从中国海关数据来看,2015年中国从法罗群岛进口了14,902吨冰鲜三文鱼,位列第一,只从挪威进口了3,537吨(只计算海关渠道),位列第六。位列第二至第五的国家分别是智利、英国(苏格兰为主)、澳大利亚和加拿大。

到了2017年,中挪两国恢复三文鱼贸易,效果立竿见影:2019年,中国从挪威进口了23525吨三文鱼,这数字几乎已经较2018年的1.3万吨翻了一番,也使得挪威恢复了三文鱼第一大对华输出国的地位!

2020年2月份,受疫情影响,物流中断,消费缩减,挪威对中国出口三文鱼数量呈断崖下跌,其价格也也下滑严重,但是随着中国疫情得到有效控制,餐饮消费逐渐恢复,两国三文鱼贸易逐渐恢复正常。

据统计,今年4月,挪威累计向中国出口了3141吨三文鱼,数量同比增长97%;而今年从1月份到4月份,在中国所进口的所有冰鲜三文鱼中,挪威占了45%的绝对份额。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图】挪威的三文鱼养殖场(图片来源:搜狐)

在中国进口的三文鱼中,除了冰鲜三文鱼,还有冷冻三文鱼(处理工艺不同),2019年中国进口了1.5万吨左右的冷冻三文鱼,主要来自于智利,少量来自于法罗群岛和英国,来自于挪威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此就不详细讨论了。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图】2012-2019年各国对华冷冻三文鱼输出量(图片来源:八鲜过海)

如果我们把历年冰鲜和冷冻三文鱼进口量叠加,会发现更有意思的现象,冰鲜大踏步前进,冷冻徘徊不前!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图】2013-2019中国冰鲜三文鱼占比稳步提高(图片来源:八鲜过海)

如果我们看上面中国冰鲜和冷冻三文鱼进口量的比例图,就可以看到:在2013年到2014年期间,中国冷冻三文鱼的比例是超过30%的,而2016年到2019年期间,冷冻三文鱼的占比不断的下降,在2019年这个比例已经滑落到20%以内了。

冷冻三文鱼之所以占比不断下降,冰鲜三文鱼的进口量这些年一直处于稳步增长状态(2016年和2017年有一定的回调,但是在2018年和2019年的增长速度非常快),而冷冻三文鱼的进口量则一直保持平稳。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中国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消费升级食用冰鲜三文鱼,而冷冻三文鱼在二三线城市和中小餐馆销售,市场并不大。

截止2019年,中国大约进口10万吨左右三文鱼,其中80%冰鲜、20%冷冻,烟熏和其他种类的产品很少,但展现出的潜力是惊人的:2018年中国-北欧海鲜论坛上一位专家表示,到2025年,中国进口三文鱼大概率将超过 20万吨,甚至会达到40万吨!

不过要达到这一目标可能过于乐观。资深海鲜从业者樊旭兵给出了如下的理由:

1. 中国经济已过高速成长期,国内消费增速同样放缓。

2. 大西洋鲑鱼国际市场价格较高,导致中国零售价格也较高。

3. 大西洋鲑鱼在中国以日本料理消费为主,日本料理只占中国餐饮市场不到5%;大西洋鲑鱼在中国以餐饮消费为主(80%),家庭消费(商超、电商)较少。

4. 国内大规格淡水养殖虹鳟鱼、深海养殖三文鱼产量不断增长。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图】三文鱼要想走上更多中国人餐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图片来源:新华网思客)

说完了三文鱼,下面我们再来看一看“山寨”三文鱼——“背锅”的虹鳟鱼,是否能构成对三文鱼的冲击:

和三文鱼一样,虹鳟鱼也属于冷水鱼,因而对生活条件也有严格的要求。中国大规格虹鳟鱼养殖产业也在不断地发展, 2018年中国所有的虹鳟鱼的产量为3万3千吨左右,主要分布在全国8个省市: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图】2018年中国主要省份虹鳟鱼养殖(图片来源:八鲜过海)

这些产量里面有些是小规格的虹鳟鱼,一般做烧烤用,只有规格在三四公斤以上,肉质呈现红色的大规格虹鳟鱼才有可能“以假乱真”,而青海、新疆和甘肃养殖的虹鳟鱼是100%的大规格虹鳟鱼。据测算,在3.3万吨左右的虹鳟鱼产量中只有约2.52万吨是大规格虹鳟鱼,比起每年10万吨的三文鱼进口量显然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图】位于青海的虹鳟鱼养殖基地(图片来源:网络)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近年国内深海三文鱼养殖技术也已经发展起来,在山东等北方沿海省份,越来越多的三文鱼养殖箱耸立在海面上,但由于海域自然条件、品牌等多种因素的原因,要想真正对进口三文鱼形成竞争力,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图】位于青岛的三文鱼养殖基地(图片来源:青岛日报)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全球三文鱼企业哪家最强?

概念股会爆发“黑天鹅”么?

据官方三文鱼养殖公司的财务报告显示,以其2018年市值为基础,得出以下公司的排名。

榜单上的公司总价值超过340亿美元(306亿欧元)。这些公司都在挪威、智利、新西兰或澳大利亚四大三文鱼主产国上市,也有在俄罗斯上市的企业,前文提到的其中挪威Miowi(美威)市值排名榜首,达到128.6亿美元!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图】全球主要三文鱼企业市值排名(图片来源:冻品攻略)

高市值的鲑鱼养殖公司大部分聚集在挪威。其中包括六大市值最高的公司——Mowi、Salmar、Leroy、Bakkafrost、 Grieg Seafood and Norway Royal Salmon。

其中市值第一的Mowi公司,市值约130亿美元(117亿欧元),是第二名的两倍还多,占挪威总市值的近一半!而在挪威上市的三文鱼养殖企业总市值约达290亿美元(261亿欧元),占全球所有公开交易三文鱼养殖公司总市值的84%以上,因而挪威被称为“三文鱼第一大国”实至名归!

正如自然界“大鱼吃小鱼”的规律一样,过去十年,在全球所有养殖产区,三文鱼产业迎来兼并整合期,大企业的产量占比越来越大!

在挪威,排名前10的企业(按产量计算)2019年共生产82.18万吨大西洋鲑,占挪威全部产量(120万吨)的68.5%。在智利,这一趋势更加明显,前10企业生产55.64万吨大西洋鲑,占智利产量(62.1万吨)的89%。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图】各国三文鱼头部企业产量排名(图片来源:美威)

说完了全球,我们再把视线转回国内:由于消息是在周五深夜发布的,很自然让人联想到,周一A股市场上,和三文鱼有关的概念股会不会受到牵连?

根据财联社整理,A股三文鱼概念股主要有:佳沃股份、獐子岛、国联水产、通威股份、开创国际、ST天宝等,各大公司的主营业务如下表所示: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图】A股市场上三文鱼概念股不完全整理(图片来源:财联社)

在这形形色色的企业里面,有些公司(例如獐子岛)早已“声名远扬”,因而不管有没有此次三文鱼事件,估计也没多大影响,而另一些公司就可能面临风险,例如——已经打入智利三文鱼市场的佳沃股份!

2019年,该公司刚完成收购智利三文鱼公司Australis(上面美威的图表中有)的控制权交割,主营业务新增了三文鱼业务。公司三文鱼业务主要为公司自行培育、加工,产自南太平洋近南极水域,主要产地位于智利第十区、第十一区、第十二区。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图】佳沃股份收购Australis的股权控制图(图片来源:网络)

今年第一季度,佳沃股份业绩已经受到三文鱼市场疲弱的影响,单季度亏损3829万元,同比由盈转亏。按照公司公告,主要影响因素中包括了:

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导致三文鱼餐饮市场需求减弱,市场价格下跌,各国为应对疫情推出空运、陆运、海运管制措施,运力下降,运费增加;销售价格下跌及运费上涨导致三文鱼业务利润下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愿佳沃股份能够度过这次难关,为中国企业在三文鱼市场的发展开疆拓土!

实际上,和三文鱼事件有关的除了表格中的企业外,可能还有一些“隐形”企业——例如生产“利器”的央企中集集团!

今年3月31日,中集旗下中集来福士完成建造深水养殖工船“HAVFARM 1”,并于4月正式交付挪威。该工船被命名为JOSTEIN ALBERT,将运输至挪威哈德瑟尔区域进行深远海三文鱼养殖作业。据介绍,仅仅这一条船,养殖规模可达1万吨——以后我们吃的挪威三文鱼,很可能就是中国的船养的!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图】全球最大最先进的深海养殖工船JOSTEIN ALBERT(图片来源:中集)

不过和中集涵盖五洲四海庞大的业务相比,养殖船连一个小指头上的指甲都不到,因而可以有足够的自信说——不足挂齿!

此次“三文鱼”事件,折射出的人间万象其实还有很多,在此不能一一列举,谨用微博上一句著名的段子总结:

三文鱼不会怨恨人类污蔑它,只会开心地和穿山甲一起庆祝。

当然,今年以来的疫情,已经给包括三文鱼在内的几乎所有海鲜产业惨重打击,相信在大家自觉的理性下,三文鱼的“带毒”风波总会过去,产业的未来还是大有可为!


一块“染毒”案板,撬动了千亿大市场:全球三文鱼产业链大起底
此次“三文鱼”事件,折射出的人间万象其实还有很多,在此不能一一列举,谨用微博上一句著名的段子总结:三文鱼不会怨恨人类污蔑它,只会开心地和穿山甲一起庆祝。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0
广告 品牌推广

部分文章系网络转载,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与交流信息,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声明】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搜索

—— 更多精彩视频 ——

About 关于  |  Team 团队  |  Join 加入  |  Cooperation 合作

闻道中国 融媒体资讯云享门户

© Copyright 2020-2030 WiNDOW. All Rights Reserved.

WINDOWAPP.CN

湘ICP备17017257号-4

湘公网安备 43010502000719号

  

 

WiNDOW 闻道         

  官方微信公众号